岸田的東協外交意在中國

岸田的東協外交意在中國
太平客棧 莫問江湖

(圖/路透)

2023年是日本與東協(ASEAN)友好關係50週年,12月17日在東京舉行「東協特別領袖會議」,會後發表《日本–東協特別峰會聯合願景聲明》,揭櫫尊重法治以及加強海洋等安保合作等會議共識,言及確保供應鏈等擴大經濟安保領域合作。《聯合聲明》中的「加強海洋安全保障的合作」雖未點名中國,但針對性不言可喻,ASEAN除寮國外皆臨海,但多數ASEAN成員的海岸警衛隊及相關執法機構力量薄弱。

日相岸田文雄在會後記者會上表示,在全球面臨多重危機的情況下,日本將與「自由開放的印太」(FOIP)之關鍵所在的東協共同應對。岸田表示,將增加政府開發援助(ODA),善用供應防衛裝備等給重視國際秩序國家的新框架,追加投入1億美元給以ASEAN爲對象的日本東協整合基金(JAIF)。

1985年《廣場協議》後,日圓大幅升值,日本企業大舉進軍東亞南,但中國崛起後,日本的存在感隨之下降。1999年,ASEAN對日貿易額爲對中的4倍以上,但至2021年下滑到對中貿易額的三分之一左右,直接投資(FDI)金額上,中國亦與日本平分秋色。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(ISEAS)針對東南亞專家的調查顯示,認爲中國在東南亞最具經濟影響力者達六到八成,超越美國及日本,持續居冠,即使在日本最具競爭力的汽車產業,比亞迪(BYD)亦異軍突起,使日本汽車的市佔率跌破八成。

近年來,日本對與ASEAN貿易的權重持續下降,優勢地位喪失。日本須重新設定自身的戰略目標,爲制衡中國在該區域日益增長的影響力。日本着手擴大援助範圍,爲ASEAN成員提供支持,協助渠等在國際事務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,使之足以管理與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國家關係。

法國《回聲報》(Les Echos)認爲,出於不願刺激到對方的心理,日本從未將中國列爲該地區國家嚴重關切的根源,但日本在「東協特別領袖會議」宣佈的措施皆意在協助ASEAN抗拒來自北京的領土壓力。尤其是現在中國試圖將南海據爲己有,日本雖尚未與ASEAN成員結盟,但在美中關係惡化之際,日本正協助渠等更佳應對所有安全挑戰,着手另闢蹊徑,將歐盟(EU)力量亦引入該地區的博弈,使ASEAN區域維持「權力的平衡」,避免南海爭端升高,導致衝突,危及日本的「海上生命線」安全。

岸田對東協外交意在中國,但ASEAN的「竹子戰略」向來不在強權間選邊站,而是在美、中競爭中左右擺盪。馬來西亞總理安華接受《日經亞洲》專訪表示,不必將南海主權爭端升級至與中國敵對的程度,以免影響馬中關係。在美、中競爭偏袒任何一邊皆不會爲馬國帶來任何好處,馬國不會成爲美、中地緣政治角力的棋子,亦不會選邊站隊。岸田若試圖藉ASEAN形成「對中包圍網」恐怕事倍功半。(作者爲輔仁大學日文系(所)特聘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、 臺灣大學日文系(所)兼任教授、中華民國國際關係學會理事)

holo好狐白貓化狂戀所有性轉同事!最可愛Comet醬出道 原商業夥伴一度遭不測?

吃鸡拯救世界

吃得到招牌「睡蓮」、月球表面!akeruE新菜單華麗上桌

《产业分析》制鞋业前3季虚累累 Q4旺季补元气

檐雨 小说

影/台南轎機車相撞畫面曝!女騎士「空中翻三圈」慘摔 仍在加護病房